咪咪网-台灣地區的圖片網站亚洲最快的图片网站
意外的偷情

躺在床上,心情坏到了极点,老公一点也不解风情的背对我睡了,又错过一次排卵期,还要多被婆婆念一个月,亏我吃了最近猛吃肉,想说能不能怀个男生。望着天花板,反正也睡不着,就起身到阳台,看看夜景也许心情好了,就好睡了。

「哦,抱歉,我是刚搬来的,姓王,大家都叫我小王,住12楼b,因为搬家搬的累到睡不着所以上来吹风」。

我也不好意思的说:

「是哦,我住12楼a…」

由于穿的少很想转身就走,但又怕失风度,所以,在想说要接什么话下去。

小王又说:

「这风景很棒,趁着月色,端着酒,学学李白,风花雪月一下,如今有美女来我就不必对影成三人了」。

真是流利的口才。

小王又说:

「不过,半夜有如此美女,不知,真人或是….」。

我噗吃的笑了出来,把手伸过去说:

「你摸就知道是人是鬼了」,小王就握一握我的手,盯着我没遮的胸。

说:「好热好软的手,但会不会是法术啊?应当听心跳比较准」。

我才发现为了让他握手,就把刚才遮住胸部的手拿开来。

我故意挑逗他说:「不行,这样我会凶性大发,原形毕露」。

小王仍握着我的手,并用手指在我掌心♚弄着。

他说:「古云宁愿花下死,作鬼也风流,原来是这种心情」。

我手被他揉扣着心里已有点痒,想把手抽回来,未料他一个箭步上前,拉我靠在他身上,他一手环抱着我,一手端过酒杯到我唇边说:

「法国hermitage酒庄1979顶级红酒」。

我口中发出了「哼…哼…」

「哦~好~~哦~~太~~快~~太~~大~顶~哦」。

舒爽的电流让我讲出的淫话,由于小王一抬一放节奏没跟上我的快感,我自己手撑着他的肩,脚盘着他的腰,身子上下快速的动了起来,我真的爽的失去理性,头往后仰,乳房上下摇动,小王的舌在左右来回刷弄乳头,有时又吸住乳房扯弄,而菊花及阴穴却因为有布隔着,但也可以微微感受被撑开的快感,

「哦~哦~干~的好~~快~~快~~干~哦~~」。

我不停的上下动着,幅度愈动愈大,好想让小王的肉棒冲破那二层布,但又不敢,只好在每一回下坐时尽量摇动臀部,让阴穴在肉棒不停磨着以止住快满出来的淫浪快感,薄纱有时还会让肉棒滑开,向上顶到阴核挤压,那快溃堤的快感就涌在阴穴口,让我不禁难过的叫

「啊~用~~力~~啊~插~~了~~快~~啊」。

小王在肉棒滑开了阴蒂就把我抬高,此时他的头就可以埋在乳房中,他在磨搓一阵乳房,突然又放下我的肥臀,就这样下沈用力磨搓阴穴,再抬起来含吸乳房十数回,并以淫浪呻吟。

「哦~~~啊~~~快~~~哦~快~啊~~」,我快疯了似的不停摇着,突然,阴穴觉的有肉棒的插入感,而且一次到底。

「啊~~~你~~~啊~~」

插入阴穴的肉棒在小王左右移动我的臀时在阴穴里头翻搅。

「啊~不~可~以啦~~不~啊~~动~一~啊~~下」。

怎么办,好爽,但又好羞耻,插进阴穴的肉棒,一下子像在大火上喷油,整个人炸开来了,我死抱着小王,下体的快感,阴穴似乎用尽了全力吸住肉棒,小王一个上挺,「啊~~~」阴穴内从来没有老公顶到的地方被顶住,激情电流从阴穴冲上脑门,我直挺身子,下身又下沈了,小王摇动我的肥臀,肉棒在那快感处磨着

「啊~~啊~~不~~啊~~飞~~~插~~啊~~~」。

我无力的被小王抱着,他的肌肉结实,不知做什么的,但抱着我十几分钟的上下运动,终是会喘,而我也不知该说些什么,两人第一次见面,就搞的这么激烈。小王没让我从他身上下来的意图,我想这样被抱着也化解一些尴尬。

我边想着,无意识中,小王突然撕开我的薄纱睡衣,我惊叫一声:「啊~」。

小王说:「这质料太差,改天我买真蚕丝赔你」。

然后他拉开被撕破的睡衣,我竟无意识的抬起臀部,让他把睡衣抽走,他又拉开了我丁字裤的绳头,其实那只能算是一片布料,只要男人随意一抽,绳头就解开了,开才的作爱,小王是把薄纱睡衣拉高,没有解开丁字裤,而是用他坚挺的肉棒从无法全遮住阴户的布缝钻进我阴穴之中,但也只插入一次,就顶到老公没顶到的深处,几个磨蹭我就高潮到喷淫液,真是厉害的性爱技巧,以前老公要不是钻地机式的上下插,顶多也只是我主动趴在床上,让他从后面以老汉推车的方式插了几下,老公就缴械了,留下春情仍激荡的我偷偷的在浴室里用按摩棒解决。

小王把我又抱成正面向他,他抬起头又送上深吻,他的舌头寻找我的舌尖从轻点到互相ᕘ绕吸吮,两手搓揉我的乳房,时而挤压时而拉扯乳头,我的乳头像是快感开关,在一拉一放中电流一阵一阵从乳头向乳房扩散开来,他的肉棒同时在我的下腹部紧靠着,似乎像他的舌头灵活的挑逗着我,我也无意的摇起下身,不舍这么坚挺的肉棒就闲着不干活,我全身上下从口中到乳房到下腹同时受到了刺激,体内春情似乎又被唤醒荡漾。

「呜~好~刺激啊!太爽了」这回换到了小王发出淫语。

我似乎受到激励的,主动蠕动身子,让乳房和小王灵活的手能互动拉扯及搓揉,下身肥臀也加大了摇动幅度,他肉棒也就在下腹部磨着,有时我抬起点身子,好像阴蒂又碰到肉棒,好像被轻轻电了一下,几次下来,我的臀自动的愈抬愈高,龟头会从阴蒂向下刮开阴唇,机乎快到淫穴口又向上顶磨到阴蒂,每一个来回都传来一阵舒麻,让人开口浪叫。

「哦~~好爽~啊~~来啊~~~嗯~~要~~吗?」。

我发现把心里的淫话讲出来,居然会增加一点快感,小王动作也愈来愈大,小王低头吸咬我的右乳头及乳房,左手配合着压挤,他的右手伸到了我的会阴勾弄,让我的阴穴不自主的收缩,「啊~~用力干~~啊~~来~~干~我」,小王斜眼向上看我,淫笑了一下,他的手指突然伸入菊花。

「哦~太~刺激~哦~」。

我提起身子,小王就在此时,把我臀部提高又放下,居然他的肉棒就插入了我的阴穴。

「哦~太~~过份~~啊~」。

我反射动作的要提身起来,小王用手按着我的腰。

小王:「爽吧!一下就插入了,淫液这么多,真是少见」。

我说:「太~粗鲁。。。哦~」

小王开始推动我的臀,他的肉棒就在我的阴穴里磨起来,我吞了口水。

又说:「这样~不好,人家有老公~~哦~~好刺激~哦」。

小王在我讲老公时,把我臀部抬起来,他的肉棒就刮出了我的阴穴,让我忍不住夸赞他,小王肉棒退出阴穴,我一下空虚起来,看着他,把乳房推向他的脸及嘴,小王闪开一下说:「这么淫浪,现在你老公是我吧」,我摇头示意反对,小王用手向上拉起左乳头,我身子跟着起来,他手一放我又坐下,阴穴又被他肉棒插入。

「哦~真坏~」。

小王淫笑说:「插入你穴的不就是老公吗?」。

我想摇头再次反对,小王把肉棒向上一顶,又顶到了深处,我阴穴被刺激到口中自动反应:

「哦~」的爽声。

小王又抬起我的阴穴,我不想让那快感消失,臀部向下坐,小王一放手,我又很爽的叫了:

「哦~~好深~~」。

但这次快感一下就没了,小王竟放开手看着我,我把头别向侧面,但手按着他的肩身子上下动了起来。

「啊~~好~~棒~哦~~」。

小王的大龟头在我的阴穴中扩大向深处顶,然后又刮出阴穴,穴肉好像不舍的吸吮他的肉棒。

「啊~~快~~哦~~插~~啦~~啊~~啊~~」。

我身子上下幅度愈来愈大,好想再让阴穴深处再被顶到,但总差那么一点,我想以淫语来刺激小王配合插深点。

「啊~快~哦~插~啦~啊~深~进去,哦~深~~插深~~啊」。

小王只是用手搓揉乳房,也算是把快感提升一点。

小王说:「喔~哪里在插?」。

我说:「呜~~是~那~里?」。

真是难以开口,在陌生男人前讲自己阴穴

小王:「淫穴~」

我:「是~阴~~啊~道~~哦」。

小王顶了一下,又停了下来:「不是阴道,是淫穴」。

然后又开始配合上顶。

我:「哦~是~淫穴~啊~~哦~~啊~~~啊~~~啊」。

我吸了口气,讲出淫穴两字,小王突然发动攻势了,他开始上顶又落下,而且每一顶都碰到子宫颈口,那里就是刚开让我泄出淫液的敏感处,爽的让人快飞上天了,我忘神的头往后仰,享受整个淫穴的都被刺激的快感,真是要命的爽。好像顶了数十回,小王说:

「呜~呜~~真爽~~呜~好淫浪的女人~鸣~」。

我晃神的回应:「啊~~是~~啊~~爽~~~啊~~好~~棒~~」。

小王:「是~肉棒~~呜~~大~肉棒~~」

我:「哦~~肉棒~~在~干~~淫~~穴~~啊~~啊~~~」

小王被我淫语刺激,动作大了起来,好像更深入了。

「哦~~」

这下我爽到简直快升天了,他肉棒顶破刚才的快感处,又更深入了,而且是停在那里不抽出,我大叫一声:

「啊~~~哦。。。太深了」。

小王得意的笑着:「干~太深吗?」。

我点点头:「有点~难过,哦,别动~啊~动啦~哦~动一~下~啊~」。

我是爽到语无伦次了,子宫颈第一次被肉棒插入,整个淫穴都收缩起来,好痒好麻的快感,但又有点痛,本要小王先别动,但小王又摇了我的臀部,让他的肉棒在淫穴里搅动,肉棒大龟头有点从子宫颈拉出来一点,龟头刮到淫穴肉壁的舒麻感快速冲到脑袋来,小王又突然停下来,肉棒把子宫颈被撑到酸麻起来,只好叫小王再动一下。

小王「嘿嘿。。。」淫笑一下,

又说:「动什么?」;

我:「肉。。。棒啦~~」。

有点不好意思的,酸麻的淫浪感还是让我讲出淫浪的话。

小王:「谁~~的~肉棒」,

说完小王顶深了一下又拉一点出来

我:「哦~坏~人~~~啊~~这样害~~人~~」

小王:「答错了,我不动了~」。

我:「嗯~老~~公~~~啊~~哦~~快~再快~插~深~插~插~」

小王一听我叫「老公」,立刻向上顶入,又下沈让龟头刮子宫颈,子宫颈一下空虚还没收缩,小王又把肉棒顶到深处,可以感到没有顶进子宫颈,但顶着淫穴肉顶,他又立刻稍抽出再快速上顶,就又插入了子宫颈,一阵的舒麻又传遍全身。

我又叫了:「好~哦~老公~啊~老公~哦插~哦深~快~老公~~」。

我忍不住一声声淫浪的叫老公,好激励小王,快点解决我不停满溢的快感,小王果然一次又一次的很快拔一点又深插进入子宫颈,两人肉体混和着淫液「啪唧,啪唧」的响着,那淫浪的快感一波又一波的从淫穴冲击到身子每一寸肌肤,我大声的浪叫,好让小王加快加深好顶到淫穴的最深处,管它的排卵期,小王疯狂的上顶,把我全身顶到空中,我不只身子飞起来,魂也飞起来。

我受不了的大叫「啊~~~」。

全身又紧缩,像是要用淫穴死命夹住肉棒,但又有一股要尿尿的感觉。

「啊~快~~~深~~点~~不~~要泄了~~啊~~」。

我无法控制的,在被肉棒一深插入,淫液就喷挤一些出来,小王又加快抽插的速度,他也发出像野兽的吼声,然后一个上顶,整个龟头塞在子宫颈里一胀一缩,淫穴此刻已经敏感的感受到喷出热热的精子,撞到子宫颈肉壁,我没有力气闪开,再加上淫穴也不停的一收一缩,把小王的精子一阵一阵的挤出去撞击淫穴的肉壁,

我爽到「哦~哦~~」的回应。

小王的精子喷了好一阵子才停下来,突然他把我抬高,抽出肉棒,淫穴一空虚又「涮~」的全泄出淫液,我紧抱着小王,用他的头来挤压乳房,以补充淫穴此刻空虚的快感,小王也很快的轮流吸吮左右乳头,小王用手捧着我的肥臀许久才放下,他的肉棒已软了,我坐在他已湿成一片的大腿上,把小王的头抬高,他吻了上来,我用舌回应他,不知吻了多久,高潮才退去。

小王放开了我的唇说:「嗯~有点凉了,我送你回去」。

我说「不了,谢谢」。

敢紧从他身上下来,捡起丁字裤、胸罩、和被撕破的薄纱睡衣,我没再穿回去,拿了就往楼梯间跑,小王追了上来。

他说:「等等,我先看有没有人」。

说完他也是裸体的在楼梯里张望一下,挥手要我下去,我才走进楼梯间里,在我走到家门口时,小王向我挥挥手,我回给他一个飞吻,就开门进家里了。

回家我小心轻声的走到客房的浴室去冲洗,才发现脚怎么有点腿软,而且都用水冲进去淫穴里,怎么淫液还会流出来,然后也开始担心怀孕的事,唉!算了吧,当女人以来今天最爽,怀孕也值得了。而我那真的老公,还在床上打呼,就当今晚是一场春梦吧!

Next: 我和我朋友之间的换妻游戏
广告赞助商
Related /相关
类别 标题
人妻熟女 我和我朋友...
人妻熟女 [转载] 隔...
人妻熟女 表姐陪我玩...
人妻熟女 一夫三妻
人妻熟女 朋友妻一定...
人妻熟女 结婚真好
人妻熟女 大年初五巧...
人妻熟女 老婆变得淫...
人妻熟女 那一晚的出...
人妻熟女 阿新的老婆
人妻熟女 和老公的弟...
人妻熟女 强奸人妻...
人妻熟女 丈夫入狱新...
人妻熟女 夫妻另类性...
人妻熟女 在MTV上人...
人妻熟女 成熟少妇的...
人妻熟女 三美神.若...
人妻熟女 我的人妻同...
家庭乱伦 颤抖吧!妈...
家庭乱伦 奸淫家庭辅...
广告赞助
广告赞助

咪咪笑网 2019-2022@CopyRight

警告:仅限于台湾地区、日本、美国等成年人访问